🌹

【文轩】涩|情小说家 1

伊尹入朝歌:



*涩|情小说家 è½© x æ´åŠ©äº¤é™… æ–‡


*非典型火包友变情人?




涩|情小说家宋亚轩,要刘耀文帮助自己构思体验🔞的故事




-----




01.




盛夏,教室,讲台上板书写的劈里啪啦,座位里学生们窃窃私语。




“喂,你看了‘那个’吗?昨晚更新了!”




“看啦看啦,嘻嘻...这章太猛了...太香了,看完我都睡不着了...”




又在讨论‘那个’,刘耀文转起手头的笔,无奈摇了摇头。最近在同学中非常流行一部叫做“亲热教室”的连载小说,听名字就知道了,内容是绝对的18|禁,本来就是成人向的涩|情小说,只因写了高中的故事,所以在学校里格外火爆。




“那个作者,芽鱼,据说靠着这部小说,排到网络作家收入榜首位了呢~”




“很正常啊,毕竟他竟然能写出那些嘛...哎呀,真想知道芽鱼大大是什么样的人啊~~~”




反正不是什么正经人...刘耀文想,周围人还在热火朝天的讨论,有人戳戳他:“文哥,你看了吗?”




他最怕这问题,别过脸,冷淡的说:“没看过。”




“哈哈哈,有意思吗?别装啦!!”同学都笑起来。每次都是,没人信他,不仅如此,男生还爱跟他逗,“就算看小簧文也不会影响你帅哥学霸的形象啊!”说完把小说硬塞到他眼前。




可事实是,刘耀文真的没看,他厌恶这类文学,将其看作一种堕落,大好的年纪,高中的时光,学习不好吗?干点有意义的事不好吗?他推开手机:“这玩意儿有啥好看的??有这功夫,打打篮球不行?”




“哈哈哈哈!”又一阵哄笑,有人甚至打赌“文哥要没看过我把课桌吃了!”天气本就燥热,刘耀文心烦的很,这时候,前桌男生回过头,笑盈盈犹如一阵夏风,朝着打赌的同学,很温柔的说:“保护好你的胃哦,我相信刘耀文真的没看。”




多神奇,刚还燥乱的氛围,被这清泠的嗓音一吹,霎那间平息了。是宋亚轩,刘耀文一抬头,迎上他那双浅珀色的眼睛,正对自己微笑,他恍然有种错觉,见到天使了。




真的很出众啊,宋亚轩,蓬松细顺的棕发,稚嫩的干净脸庞,清澈见底的瞳孔,他举手投足都温顺又纯粹,活脱一个优雅家庭出身的正派少年,跟什么“芽鱼”那种龌龊作家大相径庭,如果说这世界上有谁与“亲热教室”彻底绝缘,比起他自己,刘耀文甚至更相信宋亚轩,他绝对不会看那种东西的。




事实上,刘耀文有个秘密,从高一到高二,他一直暗恋宋亚轩。




“就是的,是你们太龌龊了,以小人之心,度君子之腹!还是...宋亚轩...比较懂我...”




刘耀文说罢低下头,他听见宋亚轩笑了,但不敢再看他的脸,头埋在本子里乱写着什么,他觉察自己脸颊发烫,估计已经红到耳廓,头埋得更深,这可不能让宋亚轩看见。








当晚,刘耀文被留下帮老师批作业,没一会儿,宋亚轩也进了教室。




“你也在啊?”宋亚轩冲他打招呼。




刘耀文扭头向他,瞬间看呆了,宋亚轩似乎回过家,换了便装,也洗过澡,头发还没全干,刘海湿漉漉散在额前,漂亮的像一只白瓷娃娃。




“啊...”他不自在的回答,“嗯...”




其实不是第一次了,和宋亚轩在教室独处,他们都是颜霸优等生,又是班级委员,被一起留下帮忙是常事,但今天的宋亚轩太好看,搞得刘耀文批作业心还跳个不停,教室里很安静,除了笔的沙沙声,他很怕心跳的咚鸣被他听见,迫切想说点什么掩饰,却怎么也想不出话题。




他正着急,宋亚轩竟先开口:“你知道‘芽鱼’吗?”




芽鱼?!不就是那个龌龊作家...宋亚轩为什么说起这个?“不...不知道...”




“就是‘亲热教室’的作者...”




“哦...不太了解...”他结结巴巴。




“因为这部小说,他收获了很多粉丝,也赚了很多钱,你觉得这能算是成就吗?”




“当然不算,我觉得不能算是成就。”刘耀文笃定的说,“尤其能写出那种东西的话,是大人还好,如果是高中生,八成不是什么正经人吧...没准...”




他说的正起劲,忽然觉得不对,一看眼前的宋亚轩,皱着眉听得很凝重...宋亚轩见刘耀文看自己,又换了副神情,弯下眼尾笑笑:“不愧是刘耀文,正义感十足~”




“不是正义...”他挪开视线,又磕巴了,宋亚轩的笑容让他浑身发紧,他不自觉解开系到领口的扣子,“我只不过...很讨厌堕落的人...”




接着,他的脑子一冲动,像抽了风:“我觉得还是...纯洁点比较好...就比如...你...”




心如捣鼓,他口齿越来越模糊,抬眼瞄了下宋亚轩,却发现他没在听,而是注意到了什么。




“诶?”宋亚轩问,视线聚焦在刘耀文锁骨,“那是什么?”




“什么?”




“就是,”他俯身撑在桌上,手指伸过去,点在刘耀文锁骨下一枚浅红色的痕迹上,“这个。”




刘耀文浑身一颤,几乎要从座位弹起,他胡乱抓起衣领子,团成几层严密遮住锁骨乃至脖子,慌张的说:“没...没什么...蚊...蚊子咬的...”




“哦哦~”宋亚轩丝毫不怀疑,很天真的坐回去,感叹声“夏天蚊子真多啊”,就继续批改作业。








好险,差一点就被发现了,刘耀文擦掉下颌的汗滴,舒了口气。




事实上,刘耀文还有个秘密,他在做援|助|交|际。




他不是情愿的,他确实讨厌堕落,这工作使他无比恶心,但拉他入伙的阿姨说他的脸是他身上最能赚钱的东西,他需要足够的钱来读高中。也许正因自己的处境,他分外憧憬宋亚轩,只是在纯洁的他面前,他总觉得自己乌突突的,仿佛黏上了洗不去的淤泥,那是陌生女人粘腻的抚摸,令他十分厌恶自己。




唯一的安慰是,他还有所保留,他全身有一处是干净的...他工作时有个准则,从不允许客人同他接吻。




想到这里,他抬起拇指,抵着自己下唇,偷偷看了眼宋亚轩...此时教室窗外蝉鸣不绝,弦月高挂在墨蓝夜空,夜风潜入将窗帘吹起,半遮了宋亚轩低垂的脸孔。




如果说他想和谁接吻...




刘耀文手中的笔顿了下,心猿意马,满眼的数学公式蓦然成了飘逸的诗,铅字的苍白试卷也成了粉红的羽翼,手中笔霎那有了灵魂,像被什么蛊惑,他鬼使神差的在便笺写下:“想和宋亚轩...接吻...想和宋亚轩...做...”




想什么呢!刘耀文回过神来,脸倏的红透了,一用力笔芯在纸面折断,太恶心了!什么玩意儿!专心批改作业啊!




他抓起一块橡皮想擦掉那可怕的字迹,手刚抬起来,窗外兀然涌起呼啸声,接着顺窗闯进一股风,窗帘被掀得打在他脸上,再反应过来,手边的试卷已经漫天飞舞了。




“啊!”他惊呼一声,去抓天上的纸片,宋亚轩见状也来帮忙,两个人手忙脚乱的把不听话的卷子从半空揪下来,硕长的纸片纷纷扬扬降落,刘耀文跪地上好容易把它们整成一摞,抬起头,就看见宋亚轩手里捏着张黄色便笺。




“这是什么?”他歪着头,借月光仔细看。




“别!”刘耀文大声喊,他伸手过去抢,抓住纸边的一瞬间,宋亚轩读出来:“想和宋亚轩...接...”




读不下去了,他愣住了,他全看到了。




刘耀文一把夺过纸片,可惜晚了,他紧攥着便笺,挺硬的纸片被他攥成团禁锢在掌心,渐渐的就潮了,他出了满身的汗。




怎么办,教室又陷入沉默,并且是紧绷的、一触即发的沉默,刘耀文呼吸的好大声,胸口一耸一耸的,他不敢看宋亚轩,只敢瞥他蹲在自己跟前的膝盖,连那膝盖都用正直的棱角鄙视自己。




怎么办?!不想被宋亚轩讨厌,不想让他觉得自己变态,不想让他觉得自己满脑子肮脏的念头...




“那个...”宋亚轩犹豫着,声音有些沙哑。




“宋亚轩。”一不做二不休,刘耀文在一瞬间打定主意。




“其实,我很喜欢你。”